您的位置: 合作信息网 > 娱乐

猎妖高校 第六十六章 铜子也可以慷慨

发布时间:2019-10-12 18:38:05

猎妖高校 第六十六章 铜子也可以慷慨

贝塔镇是阿尔法学院外的一座小镇。

第一大学那些富有豪爽的高级巫师,是巫师界所有商人心目中最优秀的顾客。学校中那些年轻稚嫩的学子们,则是培养忠实客户群体的最佳选择。

然而戒备森严的第一大学并不是一个经商的良好去处。严苛的安全协议限制着商人们的物流,高昂的校内租金则吞噬了商人们的利润。

但是资本又在逃离战乱与纷争——它的本质是胆怯的。远离第一大学的巫师界,和平显得脆弱无比。任何一只头脑精明的妖魔都不吝浪费自己的一些炮灰,打破那些小集市纸糊的防御,掠夺市场中丰厚的战利品。

于是,巫师界的商人们在妖魔与利润的双重威胁下,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他们在第一大学四所学院的防御圈之外开设集市。

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好办法。

有能力的妖魔不屑于冒着与第一大学为敌的风险去打劫几家商铺;没有能力的妖魔更不会为了一点金子用生命去试探第一大学防御圈的范围。

至于第一大学,并不在意几家商人托庇在自身羽翼之下。事实上,学校的许多老教授,都希望能够用学校的力量,庇护更多的弱小巫师。

随着时间的流逝,商人们在四所学院外开始的集市凋敝了三处。

九有学院高大的围墙限制着学生的出入,而学院内丰富多样的物资令商人们的产品相形见绌。门庭的冷落让商户们渐渐放弃了这处鸡肋集市。

亚特拉斯学员习惯清心寡欲的生活。对于学院外集市上那些五颜六色的商品,他们更多看成上天的磨砺。当商人们发现自己不仅卖不出一个铜子的商品,反而因为不时上门募捐化缘的僧侣破费时,他们果断放弃了这处亏损的集市。

星空学院外的集市则在学员们肆无忌惮的斗殴中毁灭了一次又一次,以至于那些脾气温和、目光远大的商人再也不肯向这块儿地皮投一枚铜子。这处集市就这样破产了。

唯有阿尔法学院,秉承自由理念,任凭集市在城堡护城河的外面慢慢崛起。

随着时间缓慢的流逝,这个小镇逐渐壮大,成为第一大学附属的唯一一座商业化城镇。

跟在尼古拉斯身后,新生们听着马尾老生简略描述的贝塔镇历史,感受着镇子上繁荣的气息,连声赞叹。

“那么现在这座镇子归谁管辖?”郑清忍不住问道:“镇上的商人还需要缴税吗?在镇子上开店铺有没有什么要求?”

“镇子属于学校,由校工委管理税收。虽然学校不在意这点儿税金,但规矩就是规矩,每个在镇上开店铺的商人都需要向学校缴纳一枚玉币,每年。”说话间,尼古拉斯在路边一个正在玩儿扑克牌的戏法师面前停下了脚步。

郑清若有所思的低着头,也停下了脚步。

公费生的奖学金非常有限,按照托马斯的说法,那些奖金只够郑清在学校规规矩矩的学完必修课程。如果他想多上两门选修课程,就需要自己想办法筹集购买教材与实验材料的资金。更不要提如果必修课挂科,还要缴纳的重修费用。

有备无患一直是郑清的座右铭,他不会事到临头才做匆忙打算。

赚钱,这件距离其他学生还比较遥远的事情,就这样开始沉甸甸的压在他心头。

听着尼古拉斯的介绍,郑清有点心动。

如果在镇子上开一爿小店,兴许可以从根本上解决自己的麻烦。

年轻人总是充满野心与冲动。

他没有考虑成本、效益等经营问题;也没有考虑做什么生意来赚钱;他甚至没有思索一下自己开店的本金是否充足、自己是否有时间来经营这家店铺。

他只是单纯觉得开个小店就能让自己后顾无忧。

然后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铜子叮叮当当碰撞的声音打断他的思绪与遐想。

郑清抬起头。

尼古拉斯正将一把铜子丢进那个戏法师身前的盒子里。

戏法师站在街道一处阴暗的拐角处,身前摆着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他的身影。来来往往的巫师们目光从墙角滑过,不屑于在这片阴影中停留一秒钟。

他穿着陈旧的棕色长袍,袍角钉着厚厚的补丁,头戴一顶尖尖的帽子。长长的胡须与乱糟糟的头发遮掩着他的面孔,郑清只能在他脸上看到一双专注但是浑浊的双眼。

他专注着手中的扑克牌。

纸牌轻快的在他指间跳跃,带出层层叠叠的重影。他的指尖飞快的搓动,打出一串串清脆的响指。每一声响指,都有一串纸牌消失;每一声响指,又有一叠纸牌从虚空弹出。

铜子与铁盒清亮的碰撞声将戏法师惊醒。

他抬起浑浊的双眼,看着面前瘦高的身影,收起所有的扑克牌:

“梅林保佑您,仁慈的少爷

。”

苍老的戏法师笨拙的行了一个巫师的见面礼,声音有些激动与不安。然后他双手重重拍在一起,无数的扑克牌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在尼古拉斯面前堆砌出一座华丽的城堡。

“这是阿尔法城堡的样子!”一个新生激动的喊道。

清脆的响指连绵不绝的响起。

纸牌华丽的坍塌,然后又飞快的堆砌出另一座建筑。

“这是九有学府!”另一个新生大叫着:“那是主教楼!还有书山馆!”

“前庭的影壁!”

“周围还有围墙!”

这些九有的新生兴奋不已,指点着那些刚刚在记忆中有点印象的建筑。

“如果他的手艺还让你们满意,那么你们应该表现出相应的慷慨。”尼古拉斯在他们身后闷闷不乐的提醒道。

新人们如梦初醒,纷纷慷慨解囊。

老戏法师面前的帽子里很快堆满了闪亮的铜子。

看得出,这些铜子把这个老人吓坏了。

清脆的响指声戛然而止,九有的学府轰然倒塌。

“这才是您这份手艺的价值。”尼古拉斯恭敬的向老戏法师回了一个巫师礼,转身便走。

其他新生有点不知所措。

有的新生也笨拙的给老人行了一礼,但更多新生拔腿就追快步离去的尼古拉斯。

郑清对老人友好的点点头,也飞快离去。

身后,老戏法师捂着脸,无声的哭泣。

不远处,传来新生指导急促而激动的声音:

“学校并没有要求我带领你们来这条街参观。”

“但是我认为你们在学习之前,有必要记住点什么。”

“你们是一无所知的新生,所以还保留对这位手艺人的尊重。”

“我希望你们记住这点尊重。”

“我更希望你们不因为其他人的目光而忘却这份尊重。”

“巫师世界并不仅仅由第一大学里那些艰深的实验与法力高强的教授组成。”

“还有许多弱小的巫师与简单的戏法。”

“对于他们,铜子也是非常慷慨的。”

吐鲁番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亳州治疗牛皮癣费用
锦州治疗早泄方法
吐鲁番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亳州治疗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