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合作信息网 > 游戏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三十五章 斯凯的训练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9:05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三十五章 斯凯的训练

“还有那个克里人,她说这是当年那些克里人中的坏蛋通过这种装置批量制造武器,而斯凯就是那件武器,所以必须离开地球,西弗女士也是这么说,但是以你的说法,斯凯并不是什么武器?”

章晋阳忍不住发出嘲讽的笑声:“嘿嘿,制造?武器?克里人傻的吗?你看看斯凯,她有自己的意识,思想,对世界的看法,她……有灵魂。

你也是武器专家,科尔森,你想制作一件武器,你会不会允许武器有自己选择攻击谁的能力?

难道你还想在开枪之前先和你的枪来上一场辩论:我的朋友,前面那个坏蛋想要干掉我,我需要你给他一下……不不,他开枪了,不,我的枪,你为什么不说话,我要死了,我中枪了……

动画片吗?”

斯凯看着章晋阳扭曲着身体模仿科尔森中枪的样子不由得笑出声来,没错,她不是武器,只是被诱发了天赋,这能力是可控的,这么说也不是那么危险。

科尔森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他虽然是个老好人,但是他的职业是特工,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看来他确实是关心则乱,这么浅显的问题都没想到。

“不要理会那些人,斯凯。他们恐惧你的力量,嫉妒你的天赋,羡慕你的幸运还恨这个世界的不公。

但是他们不知道,正是超凡世界的存在,才保证了地球在宇宙中的地位,弱国无外交,这个道理谁都明白,要不是超凡世界一次又一次的战斗,牺牲,他们连羡慕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的做法很伤人,这要你自己考虑如何面对他们,很多种方式,随你喜欢,那些迷失了自己的人,也随你怎样对待,反正,只要不惹到我们头上,那就随便吧,这世界没了谁都无所谓。”

章晋阳对于神盾局或者说北美鹰看待异能人士的看法一向嗤之以鼻,这些被迫害妄想狂疯了一样的认为任何人都会对他们施以打击,感觉就像是一个突然中了大乐透的流浪汉,看谁都是要抢他钱的可疑分子。

要是能打过就一个劲的显示自己的肌肉,警告他不要靠近,要是估摸着自己打不过,上帝呀,我需要武器,我需要增加军力,我要先下手为强,就完全没考虑到人家其实比他有钱,看不上他这点家底——那怎么可能,我中了大乐透,我是这世界上最有钱的人了!

所以说,章晋阳从来没给过这些人好脸色,那些针对奥拉尼德斯的试探,全都是打死拉倒,连问他们的背景的心情都没有。

斯凯看起来精神了不少,显然是不是一件武器这个命题给她的困扰相当大,现在她知道了自己依然是自己,只是多了一点能力,她得心情好多了:“这能力我知道是什么,但是上一次它伤了我,可能是我的方法不对?”

章晋阳点了点她:“任何一种新能力都像是炸药,每个人都要学习如何使用它,如果不熟练,那么只是受伤都是轻的,为此丧命的都有。

我就见过一个可怜的小鬼,他能化身为水,可惜的是他调皮捣蛋的沿着水管冲进了化工厂,把自己浸在了浓硫酸里。”

斯凯震惊了一脸:“天呐。”

科尔森叹了口气:“这样就好,斯凯就交给你了,局里还有很多事,我先走了,有事再联络。”

章晋阳摆了摆手:“OK,走你的好了,这里一切都好,要想找我提前预约,我最近不会在家,还有,不要试图调查我的另一半,你知道炎黄人都讲究门当户对,所以,我的那个她,脾气比我好点不多,她的爱好是刀子,所以当了外科医生,每天都把人划来划去,开心的不得了。

斯凯,虽然你敢来就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我们还是从你手上的伤开始说吧,弄伤自己的笨蛋虽然有,但是女孩子你是第一个。”

斯凯仿佛听到了冷笑话一样一咧嘴,又对着科尔森把手夹在腋下轻轻地摆了摆告别,转身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章晋阳。

章晋阳有点受不了她的眼神:“你这眼神让我想起了我在路边捡过的一只泰迪,他向我讨披萨的时候就是这眼神。”

为斯凯训练不是什么难事,他在学院了见多了斯凯这样的学生,不过大部分都是格斗系的,力量大增,控制不住自己,损坏公物什么的,多打几架就好了。

技能系的训练他也听火烧云夫妇聊起过,原理大同小异

超级英雄间谍派  第三十五章 斯凯的训练

,多用,熟练了就好了。

所以他听了斯凯讲述了自己的状况之后,带着她来到了北美鹰最大的沙漠,他告诉斯凯,尽可能大的释放自己的力量,这里荒无人烟,寸草不生,就是把地撕裂了也没事,说不定还能有一口泉被发现,那就会有绿洲了。

结果斯凯用尽了全身力气,大地轰隆隆的晃了一分多钟,除了几个沙丘散了架之外,什么都没发生。

看着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的斯凯,章晋阳蹲到她面前:“瞧,你以为它是可怕的,但实际上也干不了什么大事。”

斯凯从身后解下水壶喝了口水:“你说得对,要对自然有所敬畏,我在基地的时候差点拆掉了所有的屋子,在BUS上也是,稍有点不对玻璃就全碎了,但是在这里,上帝……”

“玻璃?”,章晋阳从身后掏出一个大大的发射着七彩光芒的璀璨晶体:“试试看。”

斯凯惊喜的看着这个拳大的闪闪发光亮晶晶的东西,身上的疲劳不翼而飞,小心的把晶体捧在手里:“这是什么?”

章晋阳无奈的看着她的星星眼:“玻璃,二氧化硅,和你屁股底下坐的沙子是一个玩应儿,感觉一下,让它动起来。”

斯凯很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在反射着七彩光芒的玻璃块和章晋阳的脸之间来回看了好几眼,终于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章晋阳拍了下手掌:“不不不,睁开眼睛,你切水果的时候也闭眼睛吗?看着它,关注它的变化,感觉你在其中的作用。”

天津治疗妇科医院
天津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天津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天津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天津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