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合作信息网 > 历史

魔纹道 第四十八章-超脱之道

发布时间:2019-10-12 20:21:18

魔纹道 第四十八章:超脱之道

战后,山dǐng狼藉一片,渐渐出现蛐蛐儿的鸣叫。

丹药迅速发挥药效,挥墨子体内的创伤以极快的速度在修补,我注入灵力引导药力更好的发挥效果,同时为他连接断裂的筋脉,在运行七七四十九个周天后,挥墨子已无生命危险。但是要想完全复原,起码也要好几个月的时间。他也算幸运了,因为阴发柔在与我交手中,被我重创,还要分力出来抗衡我的攻势,所以击中挥墨子的一击只有一成的修为。

将近寅时,挥墨子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睁开眼,无力道:“你要是用元力帮我调息,我会恢复的更快。”

“哼,你説的轻松,刚才一战,元力消耗了一大半,你觉得我怎么可能再把元力耗费在你身上?”

元力与灵力不同,生命体由身体和魂魄组成,灵力是蕴含在身体中的能量,身体运作、膨胀、体温升高皆为灵力运作。元力来自于魂魄

,也就是灵魂所需能量中的‘炁’,是构成炁的基本粒子,粒子间相互摩擦碰撞,诞生出炁,在将炁凝聚成为能量,变成元力。然后元力与灵力相结合,诞生出真气。

“那倒也是。”挥墨子慢慢的站起来,手中出现一个光球,抬手送到高空。四周被照亮了,尸横遍野,围攻他的二十个武曲高手,无一幸免,而他那些被埋葬的同门和师父的墓,大多数也因这一战的波及遭殃,再加上大雨的冲刷,不少尸体浮出土面。

挥墨子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坟堆,尸体显得苍白,伤口也被雨水冲刷的泛白。

“我知道你有事情要问。”

我diǎndiǎn头道:“我也知道现在不适合问,这些事情,我可不会帮你,注意你自己的内伤。”

一步、一个步伐,每一具尸体,都记载了一段回忆,抱起xiǎo师妹,他记得只见过她两次,在外游历二十余年,只有xiǎo师妹满月和五岁大时回过师门,三年后的今天,却被自己害死。

尸体被一具一具的整理好,泥土湿软,很容易刨出坑。

“师父,大师兄回来啦。”

“哇,大师兄回来了,有没有给大家伙拐个兄嫂啊。”

他还记得在外游历十二年后,第一次回到师门,天宗门上上下下炸开了锅。刚满月的xiǎo师妹对于这个大师兄很是陌生,睁着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他。天门道人在见到他后,第一句话就是:哼,你还知道回来。

师娘很疼他,立马站出来为他説话,但是天门道人心里却是开心远大于怨,看到徒弟已经晋升到开阳,而且修为已不在自己之下,那种欣慰,是不会有外人能体会的。

师弟们一张张笑脸不断浮现在眼前,一捧泥土,掩埋一幅场景。又到了破晓,挥墨子在每一处回忆前都插上了一束鲜花,他没有哭,比我想的要坚强。

“好了吧,我们边走边説,相信这里很快还会有人来查探。”

挥墨子diǎndiǎn头,然后用纯阳之力,将那二十具敌人的尸首焚烧殆尽。

“去哪?”

“向东一百里,有一处黑忙楼的分会,你如果还撑得住,我们去看看。”

“只要不战斗,应该不会有大碍。”

远离了天景山,空气清晰,纯净,已没有了血腥味儿。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得到这鱼肠剑的?”

挥墨子反问:“你可知道鱼肠剑最后的下落。”

“一千五百年前,它的最后持有者是逆苍天白玉京,自从白玉京入魔之后,被当时仙魔妖三门数十高手联手围攻,他在击杀十余个破军和摇光高手后,重伤难以支撑,最后选择自爆,当场又葬送了七名高手,重创四人,鱼肠剑就此下落不明,之后也有不少人在战场附近找寻,却一无所获,后来有人相传,鱼肠剑已随着白玉京自爆而毁。”

“不错,鱼肠剑是我在游历时,从一座大山的夹缝中找到的,当时是为了采集悬崖上一株生长了百年的云雾草,可是有几个道门的人也在那里,结果我们双方谁也不肯相让,就打了起来,没想到打着打着,震碎了悬崖上的石块,露出了鱼肠剑,当时以我修为最高,抢到鱼肠剑后,就发生了一系列的事,以至于连累了师门。”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本就是个孤儿,从xiǎo被师父跟师娘养大,现在好了,只剩我一个人,今后我就学白玉京,走超脱之道,也许今后能成为像他那样的绝世高手。”

“你想走超脱之道?”

“是啊,因为我现在无牵无挂,挺适合的。”

我叹了口气:“你了解白玉京吗?”

“只知道你刚才説的那些,具体的愿闻其详。”

“白玉京曾是那个时代的第一高手,年仅百岁就在当世仙魔妖三门之中,绝无一人敌的过他,可他还是没有迈出摇光这一步。后来他不甘心,服食白玉精魄,道境返璞归真后重生道心入超脱之道。所谓的超脱,就是超群脱俗,不局限于传统、常规,不被任何事物牵绊,所以他为了斩尽所有的羁绊,弑父娶母,将门人格杀殆尽,道心入魔成就了以杀入道,虽然修为有了一个质的突破,却始终停留在摇光级。再后来,死在他手中的高手越来越多,最后仙魔妖三门结盟,出动三十六个dǐng级高手围杀他,那一战,可以説是有史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战,所以逆苍天之名也由此而来。”

“竟然会是这样。”

“所以我説,你现在还想入超脱之道吗?”

挥墨子也叹了口气:“超脱竟是如此可怕。”

“对了,你当初为了把我卷进来,也不一定要杀那四名道门弟子啊,我感觉凌霄道的人还不错。”

“哼,全是一些伪君子,当时我在被追杀中,你以为就没有十大名门之人吗?跟踪你的四人,当初也是在追杀我的人里。”

我心里一惊,难怪当初狂笑和司徒鹏会派他们来跟踪我,原来是因为他们曾追杀过挥墨子,派他们来能更准确的判断出我是不是挥墨子。

“我跟凌霄道达成协议,要安全的送你去凌霄道,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现在在他们手上。”

“是前天跟你在一块的女孩吧,她很美,而且也很在乎你。”

“她是我的姐姐,所以我必须带你去,好在当初他们的目的只是鱼肠剑,而你已经没有了它,那四人大家也认为是死在鬼杀手中,我相信他们还不至于对你如何。”

“你觉得能瞒过他们吗?”

天色还有些昏暗,空气中突然间又飘出一丝血的味道,而且这股气味儿对我来説,还有些熟悉,急忙带着挥墨子飞奔而去。

树林中躺着两具尸体,他们的死法和当初被挥墨子击杀的四个道门弟子一样,双手捂住咽喉,脸上露出极端的恐惧,断魂鞭和流星锤掉落在身边。

他果然还是盯上了鱼肠剑,我看着挥墨子道:“现在就算瞒不过,我相信也很难了。”

挥墨子看着两具尸体,发出一声冷笑。

“这一次死了两名弟子,他俩都是曾经被派去支援挥墨子的。”狂笑道。

“真的只是支援?”

“不满门主,他俩在私下接到三老之令,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得到鱼肠剑,所以他俩很有可能……”

“你不用説了,可知杀他俩的人是谁?”

“初步怀疑是鬼杀,但是有个疑diǎn我想不通。”

“説。”

“两人的死,很明显是要把黄羽卷入进来,可这样,在争夺鱼肠剑的过程中,必然将多出一个劲敌,鬼杀若是自大之人,绝不会活到现在,所以他不可能xiǎo看黄羽。现在黄羽卷入进来,我想不通对他有何好处,毕竟明面上的阴发柔和杜巨,已是两个棘手的对手。”

“听説你已将事情全部交给黄羽去做。”

“不错,既然黄羽已经卷入进来,我就将计就计,让他来处理,我们只需静观其变。”

“那这样做对我们又有何好处,黄羽毕竟是天魔宫之人,若是鱼肠剑到了他的手中,将会成为一个不xiǎo的威胁。”

“因为我还无法确定鬼杀是否也在其中,所以这趟水我若是带弟子卷入进去,势必会损伤惨重,可是让黄羽来处理,我们便可更好的了解他的手段,此子的实力不用説了,而整个局面正好可以用来试探他的能力。至于鱼肠剑的归属,我可以向门主保证,绝不会落到他的手中,因为我看的出,他对鱼肠剑并不感兴趣,再者,战龙门可不会袖手旁观。”

“你的分析不会错的,好好安葬那两名弟子吧,至于那个叫挥墨子的孩子,若是愿意留在凌霄道,就好好的给他一个新的归属,若是不愿意,我们也不用勉强。”

“我就怕三老会对他不利。”

“这个我之后会对三老言明的,黄羽若是来了,我们以礼相待,毕竟他还只是一个不到十七岁的孩子。”

诺言凌显得有些疲倦,窗外的天色逐渐亮起来,他一下子又想起了曾经的一段回忆,心中有些不安,这是否意味着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呢?

安阳治疗阳痿费用
吉林治疗阳痿方法
沈阳治疗癫痫病方法
安阳治疗阳痿医院
吉林治疗阳痿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