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合作信息网 > 体育

长恨来迟 第二百四十五章、胥微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2:14

长恨来迟 第二百四十五章、胥微

望着女子的身形消失,卫絮心头不过只是淡淡失落了一瞬,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头,一个转眼,看向了刚从屋内走出来的男子,不等他走近自己,

脚步一个加快已是迎了上去,冲着男子点了个头,抬手指了指屋子,声音再不似先前那般柔弱的模样,而是格外轻松地呶了呶嘴:“就是这里?”

男子并未料到女子此刻会出现这般的模样,纵然见过太多的人,却也是被女子的态度所震惊到,看着女子自顾自走入屋内,更是蹙起了眉头,视线落在了那正在东看看西看看的卫絮身上,刚打算开口说话

“这么大地方,就我一个人住?”

卫絮的脚步很快,已是将外间都逛了遍,脚步刚打算往里间而去,已是看到一个粉色衣裙的小姑娘从里头走了出来。

心头念头一转,卫絮当然知晓这女子便是方才被柳叶所训斥的小鱼,面上的表情极为适地震惊了一瞬,卫絮歪着头,看着小鱼眨巴了两下眼睛:“原来不是我一个人住啊。”

男子的情绪已是由方才的震惊转而逐渐平息了下来,看这样子,这个女子方才在八月天门口的模样,八成都是装出来的。

心下有了考量,男子依旧是面无表情,脚下却是一个转过,已然打算将这事情回禀给徐鸨儿。

“等等。”卫絮的眸子依旧望着小鱼,声音却是笃然而落,“我不喜欢这丫头,给我换了。”

男子的步子不过侧过了半步,身子也是随之侧着半面,听到女子那明显吩咐口气的话音,本是平静的神色上终是泛起了一丝不满,退回了步子,望看向了卫絮的背影:

“姑娘,小鱼本就一直侍奉于花魁房,要不要她,由不得你。”

“我既然成了这八月天的花魁,怎的,连挑个丫头的权利都没有?”笑意猛然勾起,卫絮的目光同样侧过,却是厉厉而落,望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后方向的男子,眉头轻挑,不容置疑。

这一次,男子的神色明显凝住了,望着卫絮有好一会儿的功夫,深深地呼吸了好几口气,这才沉沉地应了声:“还请姑娘忍一忍,待寻到新的丫头,便将她换了。”

侧着的眉头轻轻一动,卫絮唇边扯出一抹深邃笑意:“行吧。”

“你去门口守着,没有我的吩咐,不得进来。”

前半句,对着男子而说,后半句,则是对着小鱼而落。

小鱼的视线中是深深的惶恐,垂着头,望着自己的靴子位置,一句话都不敢说。

卫絮怎么会不明白,这个叫做小鱼的丫头,绝非只是侍奉花魁这般简单,若是细细去想,恐怕便是那徐有仪安排过来,监视住在这花魁房中的花魁的。

身后阵阵冷汗冒出,小鱼袖中的两手死死地搅在一起,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嗯?”没有听到任何一个人回应自己,卫絮的鼻中轻轻地哼了一声,带着了明显的打量意味。

“你先出去吧。”沉寂了许久,男子终是做出让步,对着小鱼的方向落了声。

小鱼心头一惊,下意识地抬眼想要看向男子,视线抬起的一瞬间,却是并未看到男子,而是径直对上了卫絮的视线。

卫絮的眸光中满满的都是玩味十足的打量,看着这个名为小鱼的眼中那一闪而过的不满,以及后来所变的慌乱。

卫絮心头,却是越发清明了然了起来。

对着卫絮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小鱼的步子终是缓缓退开,从卫絮的身旁绕开向着屋外走去。

直至小鱼退出了屋子,男子的视线才是又一次望看向了卫絮的背影,声音平静不已:“还不知姑娘姓名。”

“胥微。”卫絮的眉头高高一挑,神色上笑意十足,出口落声名字的一瞬间,卫絮脑海中所一闪而过的,是在长恨阁时,君怀闻起名文怀的方式。

“徐微?”男子面上神色看似平静,心头却早已是对这个女子有了深深的戒备之意。

“胥。”轻笑一声,卫絮出口反驳,“一觉华胥梦的胥。”

男子的眉头越显深邃地蹙了起来,深深地看了一眼那背对着自己,重又打量起整个屋子的卫絮:“胥姑娘,还请好生休息,三日后,是你出场的日子。”

手伸出,缓缓地摸上了放在外间物架上的一个木制笔筒,卫絮头也未回,口中悠悠然应了声:“知晓了。”

旋即,又是万般的寂静,除却卫絮那翻看着各样东西时的声响,再无其他动静。

男子的心头愈发泛起了不安,最后一次深深地看过了卫絮的背影,脚步一个转过,终是向着屋外退了出去。

直至反手将那屋门关上,男子的眸子深深地看过了那门,一个侧眸,望看向了站在门口的小鱼,面色略略有些铁青的模样,神色上是极近的漠然,冲着小鱼深深地眨了一次眼眸。

小鱼自然清楚男子的意思,虽说心头还有着不安,却也是规规矩矩地对着男子行了一礼,重重地点了点头,以示自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男子这才重重地点了点头,转身向着楼阶方向走去。

袖中的两手合在一起,重重地搓了搓,小鱼的眸子这才缓缓转过,望看向了那紧闭着的屋门。

旋即,一道浓烈的深灰色妖气顿时流转而出,覆在了那屋门上。

一直略有些不安的神色这才缓缓平息下,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屋门,小鱼的步子略略撤开,望着那在屋门上流转不息的妖气,这才重新转身,向着围栏的方向走去。

屋内,卫絮早就是一屁股在里间的长榻上坐了下来,两手左拍拍右拍拍这长榻上的收拾得整整齐齐的东西,末了,蓝色仙流从手中流转出一丝,将她的身子轻轻包裹住一层,这才悠悠然躺了下去。

感受到门外小鱼的动作,卫絮的眉眼间是一阵轻笑,似是觉得小丫头的做法极为可笑,摇了摇头,这才靠着那长榻上的软枕躺了下去。

看样子,她有机会,很快便会到魔界了。

23

济南血管瘤医院在那里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大概费用
济南血管瘤医院在那条路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免费热线
济南血管瘤医院在那个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